十堰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杭州城中村改造产生的建筑垃圾去哪儿了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22日    点击:[0]人次

杭州城中村改造产生的建筑垃圾去哪儿了?

被机器“吃”掉了 目前杭州主城区有14个处理点垃圾资源化再利用产业逐步发展 对标世界名城如何补齐这块“短板”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城中村拆迁产生大量..   被机器“吃”掉了 目前杭州主城区有14个处理点

垃圾资源化再利用产业逐步发展 对标世界名城如何补齐这块“短板”

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

城中村拆迁产生大量建筑垃圾

建筑垃圾制成再生砖

日前,杭州市钱江新城投资集团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项目钱潮再生砖料厂二分厂正式投产,“设计年处理能力50万吨,主要处理来自七堡和红五月村拆迁中产生的建筑垃圾。”该厂负责人陈少鹏说。

2016年11月,杭州拉开城中村改造大幕,到2020年,主城区246个城中村要变身为“都市新区”。在拆迁过程中,势必产生大量的建筑垃圾,但细心的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城市并没有因此尘土飞扬,我们也没有看到更多的渣土车穿城而过,为什么?

为破解“垃圾围城”难题,打造绿色“美丽杭州”,连续两年,市委市政府将“五废共治”纳入“六场硬仗”之中,建筑垃圾便是五废之一。目前,主城区有像钱潮再生砖料厂这样合法登记的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点14个,各区已实现建筑垃圾(不含工程渣土)不出区。有专家测算,全市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率已达10%,绿色产业逐步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强调,“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在生态环境保护建设上,一定要树立大局观、长远观、整体观,坚持保护优先,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杭州,作为“美丽中国”“两美”浙江建设示范区,一直努力践行习总书记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治国理政理念,加快建设独特韵味别样精彩世界名城。

【现象】

钱江新城二期拆迁260万平方米

大幅减少建筑垃圾外运

沿五堡的钱潮路往江边走,两旁的城中村已经拆平,绿油油的青草覆盖在路两侧。

右侧就是钱潮再生砖料厂一分厂。走进厂房,工人老李正站在传输带旁分拣,动作熟练,布料、钢筋、塑料等被分门别类挑出来,“这些垃圾是不能作为建筑垃圾来再利用的,因为粉碎不了。”他告诉记者,垃圾被机器“吃”进去后就被破碎了,经过振动筛分,粗骨料可以用来做路基,这是海绵城市建设中一种不可缺少的材料,细骨料可以压制成砖,砖头可用来砌围墙、修路。

拆迁中的钱江新城二期(目前已拆迁完毕)

老李说,“从这个厂投产,我就在这里工作。看到垃圾还可以被再利用,自己平时在家也养成了垃圾分类的习惯。”

去年,根据杭州市委市政府的“拥江发展”战略,五、六、七堡和红五月村(钱江新城二期)拆迁工作全面推进。据估算,这几个村子的拆迁面积达260万平方米,拆下来的建筑垃圾总量达202.8万吨。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把它们全部倒进西湖,可以填掉半个西湖。”陈少鹏说。

前几年,这类建筑垃圾会走水路,运到德清等地填埋,当然施工方需支付70元-80元/立方米的处理费。根据拆除垃圾总量,钱江新城投资集团算了这么一笔环境账:再生利用202.8万吨建筑垃圾,可以减少天然砂石开采和运输200余万吨,减少占地约400亩,减少运输约10万辆车次,减少运输车辆占用公路约650公里。

去年7月上旬,一分厂面貌初现,设计年处理建筑垃圾50万吨,一天的建筑垃圾处理量2000吨。截至今年2月8日,已处理建筑垃圾22万吨,“制砖600万块,0.22元/块,效益130万;生产辅料20万吨,9元/吨,效益180万。”陈少鹏说,再生砖料厂的建成,大幅减少该片区拆迁建筑垃圾的外运。

有了成功的案例,钱投集团决定投资建设二分厂。

【调查】

主城区有合法处理点14个

各区已实现建筑垃圾不出区

像钱投集团这样的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点的出现,是城市发展的需要。也可以说,是被“逼”出来的。

2014年6月,为延长天子岭垃圾填埋场的使用期限(当时估算五六年后将填满),杭州下发了《关于生活垃圾处置设施不能处置非生活垃圾的通知》,严禁建筑垃圾、装修垃圾、园林垃圾等进入生活垃圾处置设施处置,天子岭不再接收建筑垃圾。

一时,建筑垃圾面临了“无处可去”的困境,发生了偷倒的现象——

当年7月22日—23日,拱墅区通益路张家浜公交车站旁,后横港路与桥弄街交叉口北侧,有人偷倒建筑垃圾;8月26日,江干区艮山西路凯旋路口附近的快车道上,有人偷倒约5车的建筑垃圾;11月22日,西湖区天目山路上(丰潭路和古墩路中间段)及西溪路上,有人偷倒120多吨建筑垃圾……

再生砖的利用

针对这类行为,有关部门一方面加强监管整治,一方面积极帮助寻找“出路”,并提出将建筑垃圾综合化利用。

2015年,杭州在全省率先启动建筑垃圾资源循环利用工作试点。2016年11月,全面拉开城中村改造大幕,当年建筑垃圾产生量约1000万吨(不包括工程渣土),未来三四年内,还将持续增加。

市委市政府在垃圾处置问题上下了大决心。2017年,要打好的“六场硬仗”中便有以垃圾分类处置为重点的“五废共治”。市委书记赵一德强调,要进一步落实“谁产生谁付费、多产生多付费、分类好少付费”的理念,制定出台源头减量和资源化利用补贴政策,加快推进垃圾资源化利用。2018年,新“六场硬仗”中的第二仗是环境整治提升,其中要求深化“五废共治”,实现垃圾处理能力和减量化工作新突破。

近两年来,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点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据市城管委统计,截至3月6日,杭州主城区范围内有合法登记的再生利用点14个,主城区的各个区已经实现建筑垃圾(建筑垃圾主要包括工程渣土、废弃泥浆、工程垃圾、拆除垃圾和装修垃圾等,本文主要指拆除垃圾)不出区。

Luc Boehme是比利时鲁汶大学教授,也是比利时最早从事建筑材料再生利用研究的专家。去年10月,他来杭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从2001年起我每年都会来到中国,对杭州也非常熟悉。2001年第一次到中国,我看到许多建筑垃圾都是不进行任何处理随意堆放的,而现在已经对其进行分类、处理,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思考】

对标世界名城 杭州的资源化利用水平处哪个“段位”

对标发达国家、世界名城,杭州的建筑垃圾资源化再利用水平处于哪个“段位”呢?

“在我看来,杭州的处理技术和水平还处于初级阶段,分类和净化均不够彻底。”Luc Boehme教授介绍,比利时、荷兰和挪威等国家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率可达95%以上。欧盟要求其成员国到2020年,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率要达到70%以上。

从2014年开始就一直关注建筑垃圾处理问题的政协委员王其介绍,德国建筑垃圾处理的回收利用率约86%,德国全国有200家企业的450个工厂在做建筑垃圾的循环再生,德国政府在废弃物法增补草案中,将各种建筑废弃物的利用率比例做了规定,并对未处理利用的建筑废弃物征收存放费。日本建筑垃圾处理的回收利用率约95%,日本政府在1977年就制定了《再生骨料和再生混凝土使用规范》,2002年开始实施《建筑材料循环法》,将垃圾视为“建筑副产品”。美国政府出台的《超级基金法》(又称《综合环境反应补偿与责任法》)规定:任何生产有工业和建筑废弃物的企业,必须自行妥善处理,不得擅自随意倾倒。

浙江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建筑材料研究所孟涛教授说,“目前,国内对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理还是比较粗放的,但只有越精细,利用率才会越高。”他在去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考察时注意到,当地一家企业用建筑垃圾生产出来的水泥稳定层材料(铺路时用)就有90余种,会根据使用层次、路面结构等的不同而进行不同配比,“公司提供的不仅是产品,还有技术服务。”

为什么他们的产业链能这么完善、利用率有这么高呢?孟教授认为,首先,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有的国家就对建筑垃圾的处理、再利用进行规范和引导,公众的认可度也比较高,产品有销路;其次,发达国家城市化率高,新建工程量少,建筑垃圾总量少,西欧国家每年人均建筑垃圾产生量约2吨,杭州约5吨;第三,在发达国家如果建筑垃圾不做资源化利用,成本会很高,德国填埋税是500欧元/吨,比利时是120欧元/吨,比资源化处理还贵。

孟教授测算,杭州的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率约10%,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但与欧美国家、世界名城相比,还有一定距离,仍需努力。

【建言】

“短板”怎么补 政协委员开出一剂药方

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绿色发展,推进资源全面节约和循环利用,实现生产系统和生活系统循环链接。

至2017年底,建设部等主管部门已出台关于建筑垃圾再生建筑材料和制品检测应用标准11项,为建筑垃圾再生产品的推广应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浙江也在加快推进建筑垃圾资源循环利用工作,去年7月在海宁召开全省建筑垃圾处置利用现场会;12月出台了《浙江省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技术导则》;杭州也出台了一系列的相关政策。

但对于这块已经存在的“短板”,接下来应该怎样去补呢?王其有以下建议——

一是完善相关政策,明确主管部门和联动部门职责,健全从建筑垃圾产生到再生产品利用全过程、全链条管理制度,完善社会监督和群众举报手段,实现信息共享和联动执法。

二是尽快出台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生产企业和购买单位资金补贴、奖励扶持政策。同时,制定地方建筑垃圾资源化再生产品应用、检测目录,并将再生产品纳入地方政府建设项目采购目录。

三是要把建筑垃圾消纳设施作为城市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城市总体规划,统筹做好建筑垃圾处理设施选址工作。

四是健全科学规范的建筑垃圾减排体系,从建筑设计到施工都要落实“绿色行动”方案。

“可以在亚运场馆及设施、亚运村建设中采用一定比例的建筑垃圾再生建筑材料,这是践行‘绿色、节俭’办会宗旨的最直接体现,也是杭州推动循环产业发展的一次重要机遇。”王其说。

【展望】

部分企业将面临转型 杭州对处理点进行选址

在新“六场硬仗”中,今年杭州要实现由“征迁为主”向“拆建并举”转变。可以预见,接下来几年,大改大拆会减少,将以建设为主。

那么,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企业势必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公司将如何发展?陈少鹏说,一分厂在今年处理完五堡、六堡的建筑垃圾后,会考虑搬迁到城东新城的皋塘区块,那里也在拆迁。

位于西湖区的杭州临融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年处理建筑垃圾能力达120万吨,“去年11月调试投用至今,已处理建筑垃圾38万吨。”公司总经理朱国富介绍,目前他们正在安装一台装修垃圾处理机器,再过2个月就可以投产,“所以,未来会以处理装修垃圾为主。”

另据市城管委透露,杭州市正在选址建设相对固定的建筑垃圾处理点,“这个点必须满足人口比较少,又有一定填埋能力等要素,我们和建委、国土和规划等部门看了好几处,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相关负责人说。

在处理点规划方面,孟涛教授提醒,千万不要忽略塑料、衣服等“尾废”的处理问题,这些是被分拣出来,无法资源化利用的垃圾。据了解,目前钱潮砖料厂边的工地旁已经堆有“尾废”100余吨,如何处理让企业很头疼。

浩渺行无极,扬帆但信风。借鉴国内外资源化再利用先进经验,相信始终坚持环境立市、绿色发展理念的杭州,会探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生态之路,让山更绿、水更清,空气更清新。

肿瘤筛查

肺癌的高危因素

肺癌体外诊断

艾克伦